游走在晚清的乱世理工男_第十一章 比试比试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一章 比试比试 (第1/3页)

  瑞征心中想着:这个李谕刚来到府上就成了“先生”,还能给庆亲王讲学,地位岂不立刻高自己一头。

  自己作为庆亲王的翻译,还是旗人,难道以后见着他这个汉人也要矮上一头不成!真是岂有此理!

  他坐在椅子上,端起茶杯虚掩了一下脸,心中盘算着怎么让李谕的地位才能在自己之下。

  李谕却根本没时间考虑他的心理活动,只是随意起身在厅里走了走。

  近距离看这个吊灯的确很漂亮,在不高的主厅中显得更是气派。刚才喝水的茶杯看质地光滑洁净,肯定也是名窑瓷器;就连坐着的椅子也用了高大上的螺钿镶嵌工艺,非常名贵。

  奕劻不愧是晚清顶级巨贪,生活方方面面都彰显着财气。巧的是他最开始也住在和珅的旧宅,真是冥冥之中有了贪的传承。

  李谕挪步到装吊灯的木箱前,看到地上随意扔着几张纸,似乎是什么文件。

  他捡起来一看,竟然是海关的报税单,上面赫然写着“ landed price 1688 tael”,即:抵岸价1688两。

  李谕不经意间竟然发现了個小秘密。

  这盏意大利进口吊灯的价格实际是1688两,听小王爷载振和瑞征聊天时却说是3000两,也不知道是瑞征被骗了,还是故意谎报。

  李谕猜测应该是瑞征被人耍了,不然这种文件怎么会随意丢在这里。

  瑞征或许是也不明白“抵岸价”的意思,他们这个时期,大清的进出口贸易还是很少的。而李谕的时代,中国早就成为世界第一进出口贸易大国,完全不能相提并论。

  倒是1688这个数字确实太有趣了,很有内涵。

  李谕不打算就这么拆穿他,随手把报税单折起来收在兜中。

  瑞征也并没有看到李谕的动作,他心中好不容易刚刚研究出一套话术:“听闻你是要来王府里做先生?”

  这话问的有点莫名其妙,李谕回答道:“谈不上先生,只是说来做个助学,帮助王爷了解了解西学的知识。”

  瑞征哼了一声:“想在王府做先生起码要有功名,最少也是个进士出身吧,你哪,可有?”

  李谕听出瑞征话里带刺,回道:“我已经说了,只是做个西学的助学,并不是先生。”

  “那就是没有功名了。”瑞征感觉抓住了李谕的把柄,得意洋洋。

  李谕却继续轻描淡写着说:“是又如何。阁下可有功名?”

  瑞征神气道:“自然!本人乃是国子监贡生,举人身份,并且是光绪二十四年同文馆毕业生。”

  “哎呀,那真是厉害了。”李谕假笑着捧了一句。

  虽然贡生很多时候等同举人,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